独家调查丨还原“暴风眼”——奇瑞职代会

原标题:独家调查丨还原“暴风眼”——奇瑞职代会

据媒体报道,5月29日下午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芜湖召开第二届第九次职工代表大会,会上全票通过关于奇瑞汽车股权转让的决议。

图片 1

图片 2

“正常,太正常了。”

据悉在本次职工代表大会上,以无记名投票形式,全票通过了关于奇瑞汽车股权转让的决议,奇瑞拟以不低于200亿元现金注入方式引入外来投资者,增资扩股形式入股奇瑞汽车。

记者|王小西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显示,今年3月13日,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华泰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经以9.78亿元的认缴金额,完成了对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2.86%的股权收购,成为奇瑞汽车的第三大股东。由此,奇瑞控股注册资本由原来的33亿元增加至42.784亿元。

5月29日上午7:50,集合后,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职工代表们坐上了厂车,没几分钟,就到了奇瑞汽车研究工程总院,代表们签到、领代表证后,鱼贯进入大报告厅,可以坐三四百人的大报告厅坐得满满当当。九点,在奇瑞汽车总助金弋波主持下,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届第九次职工代表大会正式开始。

在此之前,奇瑞控股的股权结构为芜湖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占52%股权,芜湖瑞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芜湖瑞创投资”)占48%股权,而芜湖瑞创的主要持有人为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占股87.52%,也就是说,此前尹同跃在奇瑞控股的持股比重约为32.39%。

图片 3

在华泰资管进入后,芜湖建投的持股比例降至40.1%,芜湖瑞创投资持股比例变更为37.02%。由于芜湖市国资委持有芜湖建投100%股权,因此奇瑞控股实际控制人仍是芜湖市国资委。因此,无论是奇瑞方面还是华泰证券方面都没有就此发布声明。

根据相关媒体报道,在这次职代会上,以无记名投票形式,全票通过了关于奇瑞汽车股权转让的决议。根据决议内容,奇瑞拟以不低于200亿元现金注入的方式和增资扩股形式,引入新的投资者入股奇瑞汽车。并且更重磅的信号是,奇瑞汽车股份计划出让其51%的控股权。也就是说,出让价格为4~5元/股左右。

内部消息称,在本次职工代表大会后,奇瑞汽车将授权管理层与投资方开展增资扩股正式谈判。不过,按照流程,由于奇瑞有国资背景,未来关于股权转让的相关信息,应该还是会通过公开挂牌来进行操作。

而如此重要的“要变天”的职代会情况,对外奇瑞官方的说法是,这只是例行的每年一次的职代会。这次议程为一天的会议上只是对“混改”意向做了表决,并且从根本上会保护全体职工的权益。开了一天会的职代会真的只是做了意向性的表决?奇瑞三缄其口的“全票通过”真是毫无异议吗?

2017年,奇瑞汽车共销售汽车38.7万台,同比下滑14%,当年奇瑞汽车营业收入294.7亿元,同比下滑10.59%;营业利润为亏损3764万元,净利润2.64亿元。而至今年一季度,奇瑞汽车营业利润为负6.76亿元,相比去年亏损还在持续。

图片 4

就在前不久,奇瑞刚刚经历了被宝能收购的舆论风波,而据悉复星集团也参与了奇瑞股权竞购,但在上一轮谈判中,复星内部对奇瑞这部分股权的心理价位是不超过200亿元,后来宝能加入竞购且志在必得,迅速抬高报价至250亿元之上,这远远超出了复星的预期,复星一度决定退出竞购。

“走个形式”?

虽然后来宝能竞购奇瑞的信息很快被否认,一名熟悉芜湖市政府的人士称,相较其他投资方,地方政府不倾向选择宝能的原因是,宝能在全国大量投资布局新能源汽车,地方政府认为宝能过于庞大和复杂,“不好控制”,未来也会有相应的风险。因此政府更倾向于背景简单的投资方。

“要变天了。”这是一位奇瑞员工在我们询问职代会情况时,一句谶语似的回答。

然近年来销量下滑、资金压力加大、品牌影响力下降等已经成为奇瑞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业界人士认为,“缺钱”是奇瑞汽车此番出让控股权的主因。

而这次让业界和媒体轰动的不低于200亿的“增资扩股”表决,职代会的时间、地点在哪里,有多少人参加?基本情况非常模糊,如雾里看花。别说媒体,就是记者走访的很多奇瑞职工都说不出所以然来。

据奇瑞汽车财务报表显示,2017年其经营现金流由2016年的35.27亿元转变为负31.22亿元。2018年一季度情况进一步恶化,经营现金流为负12亿元。奇瑞汽车资产负债率数年保持在75%。财务分析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汽车企业一般资产负债率在40%-60%较为合理。

图片 5

据熟悉奇瑞的人士表示,缺钱一直是奇瑞常态,但此前信贷较为宽松,芜湖市地方财政也提供较多补助,近两年国内信贷收紧,奇瑞汽车销量也没有明显起色,公司陷入困境。在此情况下引入战略投资者来‘输血’也无可厚非。

记者询问的多位奇瑞职工中,大都只知道有这次职代会的事情,对于会议的具体内容,或者表示职工代表并未传达,或者说“听说了,但是并不清楚。”甚至对于自身周围的同事哪位是职工代表都不清楚的,也有不少。

“我们基层员工只管干活,那些事情不太了解。”是记者这次听到奇瑞汽车基层员工说过的最多的话。

自从去年记者报道了《独家
整个奇瑞都被卖掉,你猜谁来接盘?》·的新闻以来,关于奇瑞要把自己卖掉的消息就一直很受关注,并且就在半个多月前又掀起了新的高潮。而奇瑞这次职代会表决“全票通过”却很蹊跷地神秘低调,正如碰触到了一道无形的墙壁。

比如,参会人数有多少?记者询问到的一位员工表示,并不知道谁参加了职代会,“都是些骨干分子和领导们参加吧。”不过既然是职工代表,就是按照比例选举出来的,流程应该还是要走的。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记者终于“抓”到三位职工代表,会议过程才渐渐清晰起来。

图片 6

不过,这次最蹊跷的事情在于,代表们“到了会场,才发现是表决这个事。”也就是说,这些职工代表在参会前,也属于并不知情的状态,还有领队打招呼“今天去就是投个票的”。当然,因为之前就有小道消息,再加上如此的交代,职工代表们几乎都能心领神会。所以,最终的“全票通过”,也就成为了势所必然的“走个形式”。表决没有弃权票或者反对票,因为之前领队说了,“即使你反对也改变不了结果。”

这次职代会的当天议程并不多,除了2017年度的经营工作报告,核心就是议案的表决,而且上午和下午参会的代表还有所不同,所以代表会说“当天上午下午开了两次会,差不多都是这个事。”

让记者感到有点意外的是,表决结束职工代表离场后,还召开了内部的中高层干部会议,讨论了增资扩股的相关事项,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在这次内部高层会议上表示,希望新的股东能“稳住基层,中高层人员部分不动。”

图片 7

“变天”的还是宝能?

这次三位中的一位职工代表告诉记者,除了“200亿”的事情属实外,当天的职代会上,尹同跃的讲话重点,是“奇瑞会进行体制改革”和“增值扩股有可能会由国企变为私营”。

图片 8

而对于媒体爆料的,“奇瑞计划出让其归属的51%的股权,目前有6家意向入股方已经进入到了谈判阶段”。职工代表这里,出现了不同说法。

“51%股权出让没说,但‘增值扩股有可能会由国企变为私营’这句话应该很明显了吧。”另一位职工代表则表示,“51%的控股权转让,确实是表决了的。”但是有几家公司意向在谈,他表示大会上没有明确提出。

一位入职奇瑞时间不长的年轻技术员工也告诉记者,他所在的科室大概有一百多人,科长对他们转达了职代会表决“注资”的事情,并且确认了大会关于不低于200亿增资扩股确有其事,并且还表示“科长说,这次宝能不大可能了。”这位技术员还提到他所知道的,目前有三家在谈收购,一家宝能,一家复星,还有一家是资本方的……

此前,虽然还有一位幕后玩家华泰证券现身,但目前根据辟谣的结果来看,工行背景的债转股介入也表明其在收购方面的可能性不大,或者说是另有深意,是否背后有宝能的影子也很难说。华泰证券出资97840.65万元获得奇瑞控股22.86%股份后,成为其第三大股东,而以尹同跃为主要持有人的芜湖瑞创则从48%降至37.02%。

“听说目前有6家在跟奇瑞谈?”“据我所知,应该是宝能,八九不离十吧。”一位近期去过观致汽车的奇瑞供应商对记者如此表示。

图片 9

近日“宝能集团拟出资250~270亿元,以增资扩股形式入股奇瑞”传的是眉目了然,但宝能内部相关人士曾对汽车公社记者表示过,“真的不了解,只把它当笑话。”所以,是不是宝能,目前还显得扑朔迷离,但确实有消息显示,宝能的掌舵人姚振华曾多次和奇瑞董事长尹同跃以及芜湖地方政府进行洽谈,有收购奇瑞的意向。

种种迹象表明,“脱虚向实”真诚造车的姚振华,似乎从一开始就对奇瑞感兴趣。有业内人士表示,宝能入股奇瑞的可能性相当之高,如果入股,“奇瑞老人”李峰则很有可能出任将来的奇瑞总裁,观致则有可能交给其副手负责。而且,相对于其他意向收购者,宝能派李峰操盘,管理成本和磨合会少很多。那么,究竟是不是宝能,等这次收购局面明朗后也终将水落石出。

图片 10

改革来止损?

这次职代会上,也提到了增资扩股是为了引进外来资金减少亏损的说法。其实,奇瑞汽车的亏损在芜湖也是个公开的秘密,连出租司机都知道,“知道啊,年年亏嘛,所以现在要卖掉嘛。”

正如外界报道和记者文章中所交代的,根据最新的财报,奇瑞汽车2017年营业利润是亏损3764万元的,到了今年第一季度,营业利润变为-5.6亿元,亏损加剧。况且,奇瑞汽车2017年的资产负债率达到了75%。而2017全年55万辆的销量,也与自主品牌第一阵营的吉利125万辆差距甚大。

图片 11

2017年,又是奇瑞满20岁的一年,也可以说是奇瑞甩卖的一年。观致汽车控股权易手宝能,紧接着凯翼汽车51%的控股权以24.94亿元的价格被转让,直到这次职代会表决通过“增资扩股”,“缺钱”的“盖子”终于捂不住了。

接下来,如果“出售归属的51%股权”,就不再是简单的股权转让,而是涉及到所有权和控制权的转移,亏损的奇瑞将控股权转让后,新股东是否会因体制改革而裁员呢?

记者遇到的一位一线基层职工表示,“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你看现在办公室多少人?我们现场干活的才多少人?不就三四百人?”“讲句实话,再不搞实在不行了。我们坚持这么多年,为什么?现在一家人都吃不饱,为什么?……”“听说这次是主裁办公室。”也正是这些一线员工,对此次的增资扩股和体制改革寄予了莫大希望。

看得出,一线基层员工并不太关心是不是增资扩股的股东是谁,而是很单纯地希望公司向好发展。这位发声的员工告诉记者,一年总计收入五六万元,实际拿到手也就三四千元一个月,所以会有这种怨言也就可以理解了。

可以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是我们询问的很多奇瑞员工表露出的情绪。那么,如果这次的增资扩股和改革再不成功的话,虽然对于奇瑞有着深沉的感情,一旦有高薪的工作,他们会绝然而去的吧?

图片 12

而传说的“芜湖市方面和奇瑞汽车方面开始接受让出第一大股东地位的方案,但依然保留部分国资股份,并将产业基地不得搬离芜湖作为要约条件之一”的说法,以及地方政府争取一票否决权的说法,并没有在职代会上有所体现,“政府有人列席,但只是旁听,没有发言。”

“正常,太正常了。”这就是这次职代会在收购奇瑞风暴中的“暴风眼”写照。

THE END

汽车公社

速度 深度 态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